蒙翰洛塔

山抹微云:

“先生留步!”
眼前的无边混沌里自中心破开一道刺目的白光。自其中现出年少的秦王,眉目沉稳中揉了几许微不可察的慌乱,自座上立起,出言挽留。
一忽儿又是那年幼的公子,一抬眼满是倔狠桀骜。他坐在阶上,偏头看去,不曾想日后会有如此际遇。
腹中如绞,喉间渐有腥甜翻涌,溢出唇角。他欲抬手抹去,却只换得一手殷红。
留不住了。
那光渐渐地暗下去,所见的最后一眼是旧岁里风华正盛的自己,闻声住步,回眸一转,隔帘几句笑言。
他跟着幻象中人轻声地重复,言语里是一去不返的年少意气,张扬着安排千世的治乱兴衰。
……
“今废势背法而待尧舜,尧舜至而方有一治世,是千世乱而一治也。抱法处势而待桀纣,桀纣至而方有一乱世,是千世治而一乱也。”
“人君如何,先生竟浑不在意?”
“国皆有法,然成效不尽相同。究其缘由,是各国无有使法必行之法,而法之成效如何仍在其君。倘主弱而臣悍,则臣难免弄权乱法以谋私利,故人君资质不必上佳,权必在握。”
对坐那人握着爵的手微微一紧,霍然抬眸。
“此路艰险,须有利刃披荆斩棘。先生……可愿为我执剑臂膀?”
……
正道已被血浸染透了,他心知无法用千世万世去期待一位贤君圣主,惟有铸一把利剑交予帝王之手,令他执剑,破而后立。
其间必要流血,然长久太平因此可期。
他只是担心,那柄天子剑一旦交出,此后便再不能按它回鞘。
天子剑夹短双刃,伤人伤己,莫要握得太紧……
阿政。

评论

热度(22)

  1. 蒙翰洛塔山抹微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