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翰洛塔

【虫铁】他的梦(一发完)

QAQ

-I-R-O-N-:

#总觉得得写点啥,又不知道写啥,随便写啥吧···我也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个啥···#


#事实证明,激情码字要不得,四千字的流水账哎···我果然越来越废了···溜了溜了#


#复联3预警,后半部分剧透预警,慎点#










1.彼得从七岁那年,就有着一个梦。


他梦想着能有一天近距离看看那个红金色的装甲和里面的那个人。


“Pete,我的小帅哥,”本把对着沙发上的报纸发呆的彼得抱了起来,蹭了蹭他,“你在做什么?”


“唔……”彼得揉了揉眼睛,侧过头看了看他的叔叔,手指指向了报纸,“……我们可以去吗?”


 


2.斯塔克工业博览会总是有好多好多的人。


彼得透过面具看着门外的人山人海,小手在衣角捏了捏,忽略自己手心里的汗。


其实好闷哦。小男孩在心里这么想着,他缩了缩脖子,抬手去敲他的头盔。


“……Shhh,你要摘下来吗?”梅就站在他身后俯身抱了抱他。


彼得在头盔里面咬了咬嘴唇,他看了看门口,脑子里又闪过了那个划过天空得金红色影子。


他摇了摇头。


不要,没关系,也不是很闷,彼得在心里想着,再等一等,这样他出来,一定可以看到我的!


 


3.他没能感觉到男人手掌心的温度,但是他感觉得到男人手腕和指尖上温和却有力的重量。


他抬手小心翼翼的摸了摸男人拍过的地方,另一只手把签名照握得死死的。


吖!


他面甲之后的眼睛盯着海报终于眨了眨。


我见到他了。


彼得心里无数遍的重复着。


他看见他迷糊的梦里氤氲出了光。


 


4.他从黑暗边缘,到光明之间,仅仅只用了一秒钟。


那道金红色的影子落到了他身后,和他一起抬起了手,然后他就看见了掌心的光束,刺目却莫名的温柔。


“Nice job, kid.”


他听见男人机械化处理了的声音。


然后那道光又从他面前划破了天空,他抬起头死死得盯着,直到他彻彻底底消失在他视线之内的夜空里。


他想,他还没来得及和他说一句话。


彼得的小手攥了一下,他仍旧保持着刚刚仰头的姿势,直到本和梅焦急的声音传到他耳边,慌乱的抱住了他。


“God,谢天谢地……”他听见本的声线有些颤抖,“你没事……你没事……”


“Uncle Ben……”彼得这才小声的发出声音,慢慢低下头,然后摘掉了头盔,露出他明亮的棕色眼睛,他看了看身后他的两个最亲的人,将刚刚发生的事告诉了他们。


“Oh,Pete,”本又将紧紧抱了抱,“是的,他是个英雄。”


是啊,他是个英雄。


彼得咬了咬嘴巴,又把头抬了起来。


我的英雄。


 


 


5.彼得悄咪咪的从窗户爬进来,摘掉了自己的头套。


呼。他叹了一声,抬手抹了一下脸。


镜子就在他面前的桌子上,他看见了自己脸上脏兮兮还混着血丝的样子,微卷的刘海已经乱在了额前。


怎么和梅解释脸上的伤又是一个大问题。还好梅已经睡了,他还有一夜的时间去找借口。


他想他现在应该先去洗个澡什么的,但是他实在太累了。


今天那个大家伙还挺难对付的,他费了很大的力才摆平他,但是他必须承认他的状况也不是很好。


他咧着嘴抽着气脱着他简陋的蜘蛛服,然后随便蹬了两下鞋子,向后直接倒在了床上。


天旋地转。彼得在头沾到被子上的那一刻这么想着,然后不能控制的闭上了眼睛。


金红色的影子不出意料的盘旋在了他的脑子里,恰巧就是男人抱着核弹冲上纽约上空虫洞的画面。


那让男孩闭上的眼睛紧锁,抬手下意识摸向了自己的颈后。


那是现在这一切的起源。


他的手指轻轻摩挲着那里已经消失的痕迹,心里想。


如果我能多做一点,如果,我能再多做一点。


接着他就疲惫着睡去,去拥抱那唯一的梦。


梦里,光越来越亮。 


 


6.他想那天他打开的门一定被施了魔法,不然他怎么就能看见那个明明离他千万里,只能在梦里出现一个影子的人呢。


男人穿着他高档的西装,留着他精致的小胡子,微笑着看他,然后再跟他一起走进了房间里。


彼得是有些恍惚的,他没想过他竟然可以离他这么近,近到可以闻得见男人身上温和的香水味,近到可以看清男人过分美丽的眼睛和卷翘的睫毛,近到他能将男人眼眶下的青紫和血丝看的一清二楚。


他压住了自己的心跳和手,为的不让自己控制不住的抬起头问他一句,你疼不疼。


那太突兀太没有礼貌了,彼得想着,这虽然不是他们第一次见面,但是他想,斯塔克先生是不会记得他的。


他只是千万个钢铁侠救下的生命中渺小的一个,但现在,他是最幸运的一个。


他小心的抬起头,望向对面男人看他深邃的眼睛,如同望向了在他开门的一瞬间,就已花开成海的梦。


 


7.斯塔克先生总是管着他。


专属于他的特定制服将少年的身形勾勒的十分好看,夕阳打在他的身上,投射出了一道长长的影子。彼得坐在高楼外边的栏杆上晃荡着他的小腿,头罩掀了一半在那里吐舌头叹气。


他当然知道斯塔克先生是为了他好,只是他忍不住。


他总是会在托尼严厉又担忧的警告后乖巧的答应,但转过头就去进行他的纽约大冒险。


好吧,好吧,斯塔克先生肯定又会生气的。


彼得用蛛丝挡在楼间去追那个一脚就能把他踩死的大家伙的时候心里想着,但他依旧没有停下来。


他可以做到,他年轻无畏,拥有无限可能。所以他从不放弃,他一直在努力的前进着。


朝着更艰难也更热切的方向,朝着他梦里的方向。


 


8.在高空缺氧的感受确实不怎么太好。


彼得想着,然后他听见了耳边托尼的声音。


“松手,相信我,我可以接住你。”


我当然相信你啦,斯塔克先生。彼得心里面笑嘻嘻的说了一句,然后他闭着眼任凭自己向后掉下去。


他感受不到恐惧,因为他知道,男人就在他的身后,而当盔甲覆盖上他的身体的时候,他还是惊讶了一下。


哦上帝,这实在太帅了!!!彼得在心里欢呼,当然,如果托尼没有让星期五送他回去的话,这一切就更帅了。


Come on,彼得懊恼的叹了口气看着男人毅然飞向飞船的背影,突然就想到了七岁那年,小小的他抬起头,望着男人消失在天际。


不会了,彼得反手迅速的扒住飞船的边缘,他再也不会眼看着男人消失在他的视线里,再去独自面对一切。


他深吸了一口气探身进去,看着那扇门慢慢的在眼前关上,看着他熟悉的城市一点点消失在眼前。


而他当时没想到的,是那一眼,竟然是他最后,再看见他的纽约,看见这个地球。


 


9.他其实猜到了托尼肯定会生气,尽管他现在已经敢和托尼顶两句嘴了,但是他多少还是有些忐忑。


他那些小心思已经这么多年了,愈演愈烈直到近乎炙热,他总是频繁的让自己充斥进托尼的生活里,尽管男人的关心一直都是恰到好处,也若即若离。


但是也足够了,毕竟托尼从来没有赶过他。其实彼得不知道他的小心思到底有没有暴露,有没有让托尼察觉,他一直想问却没敢问,犹犹豫豫的,想要安于现状又有一万个不甘心。


他怕被托尼拒绝,他甚至都能想到男人会给他的托词,那让他总是会退缩,想着现在这样,至少他还能大方的站在托尼身边,要点儿特殊待遇什么的。


而直到这一刻,当他看见托尼看他的眼神,感受着他的手掌落在自己肩膀上的力道,听见那一句“好吧,孩子,你是一名复仇者了”,他才真真切切的感觉到一把火将他烧了个通透。


他甚至恍惚了一秒才回过神来,他几乎是把手攥的死紧才没有朝着托尼冲过去。


等这一次回去,彼得想,等这一次回去,他就不会再等了。


 


10.彼得在穿上他的蜘蛛衣去抓第一个罪犯的时候就问过自己,你怕死吗?


小男生的骨子里总有一股子不服输的劲头,加上彼得是一个有追求的小男生,所以他当然每一次都能昂首挺胸的回答自己,他当然不怕。


甚至连托尼都问过他,你就不怕死吗?


男孩当时倔强的仰着头看他,一脸无畏的样子让他的斯塔克先生有些哭笑不得,但他没有收回那句话。


直到现在,当那股巨大的恐慌和撕扯的痛感席卷了他,用着极限提醒他的时候,他望着刚刚受了重伤托尼,脑海中又问了自己一声——彼得·帕克,你怕死吗?


他恍惚间回到了七岁,他带着钢铁侠的头盔和自制的发光手甲无所畏惧的对着那个比他大了几十倍的家伙,明明毫无用处,却好像仅仅只是因为和他相同的模样,就足够带给他对抗一切的力量。他总是毅然决然的跟在托尼身后保护纽约,保护这个世界,又毅然决然的跟在托尼身后登上了那架有去无回的飞船。


但此时此刻,彼得犹疑了一秒,看向前方那个渐渐变得孤单的影子,突然无法再回答自己一句——我不怕。


“斯塔克先生···”他小心的呼唤,看见男人朝他转头,眼睛里带着痛苦、无措和绝望,那让他心里一揪,原本对抗带来的撕裂的痛苦更加强烈,他踉跄了一下,声音里带了些颤抖,“···我感觉不太好···”


“Peter···”他听见托尼叫他的名字,他抬起头看他,看见男人慌乱的眼睛,他抑制不住的朝男人扑过去,扑进了他的怀里抱住了他。


让我抱抱他,就让我抱抱他。彼得在心里想着,他用上了他现在还能用的最大力气,托尼将他搂的紧紧的,让他足以能窝在他的怀里,甚至闻得见男人腹部骇人伤口的血腥味道。


“我不想走···我不想走···斯塔克先生···求你,我不想走···”


彼得想他多少还是害怕了,在他用尽全力用和这股力量对抗却仍然毫无作用的时候,不知道斯塔克先生会不会觉得他胆子小?


但他真的还不想离开,至少他不想消失在这里,这个陌生的、空旷的、荒凉又即将彻底孤寂的星球。


“先生···求你···斯塔克先生···我不想走···”


他还没来的及和梅告别,他不能把梅一个人留在家里。


他还没能好好的再看看纽约,看看他每天穿梭在其中的高楼。


他还没能和内德说他不能去参加今天的宴会,告诉他有他这个朋友实在是赞爆了。


他甚至还没有去看看他的伤,还没能和托尼说出他想要说的那句话。


这才是他们第一个实际意义上的拥抱,他还没有好好的回抱他。


他感受到自己的手已经在消失了,即使他在拼命的对抗可依旧无济于事,他无法阻止,他不能阻止。


“你做的很好,孩子···”托尼慢慢将他放在地下,声线温柔却颤抖,彼得看见他的眼睛,充斥着巨大的痛苦和愧疚,和慌乱的无措与绝望。他在自责,而今天这一切,将会成为托尼生命里众多的噩梦中,最残忍的一个。


怎么能是我,怎么会是我呢?


彼得感觉到痛苦变得更加的强烈,他开始自责自己为什么要说刚刚那些。


他看的懂托尼的眼睛,他已经看了他太久太久了,他知道这个男人的强大,更知道这个男人的脆弱,他一直想自己一定要变得更坚强,这样他就可以站在他的先生身边,可以保护他,可以帮他屏蔽掉所有的噩梦,可以让他不再难过,可以每天都让他多笑一点。


他曾经捏着托尼做给他的制服暗暗发誓,蜘蛛侠将永远是钢铁侠最好的队友,永远不会留下他一个人。


可现在他竟然要托尼眼睁睁的看着他消失在怀里,再留下他自己一个人。


人们都说,当你离梦最近的时候,梦就快醒了。


而彼得想他终于有机会快要实现他的梦了,但他却再也握不住了。


彼得看着他,看见了男人那双美丽的眼睛里浮动的水光,他想抬起手去触碰托尼的脸,但他知道他做不到了。


“···Mr.Stark···”彼得叫他,也许是最后一次,最后一眼看着他一直以来的梦,“···I'm sorry···”


对不起,斯塔克先生,但我还是没能坚持下来。


对不起,斯塔克先生,我还是丢了您一个人。


对不起,斯塔克先生,您不要为我流泪啊。


斯塔克先生,斯塔克先生,斯塔克先生···


···托尼啊。



评论

热度(560)